当前位置:主页 > 智能产品 >医疗改革人道补课

医疗改革人道补课

发布时间:2019-12-25  作者:   分类:智能产品  
(旧文一则)

美国的医疗制度改革真难啊。少说,经历了九任总统半个世纪的努力与铺垫,到奥巴马手里才进了这幺一步。日前通过的改革法案执行起来效果如何,目前只能猜测。人们一直想知道的还有一个问题:在美国实行一项社会福利为什幺这幺难?

据说,美国许多学者、政治家、经济学家和大企业家等等能对社会走向发挥影响的人,有一个默契:要让经济保持活力,就不能象欧洲那样搞社会福利;一定数量的穷人,是就业人群的督战队,从而保持高效生产力。他们大概是些“人性恶论”的信奉者。相信只靠法律约束人的行为还不够,还得利用攀比和依附心理,诱惑人们好好工作。在美国,人们多半通过就职的公司参加医保,因为公司团购保费较低。但是很多公司有一定的“转正期”,期满才能享受参保之类的公司福利。从而督促工作人员好好上班,少跳槽。

欧美国家文化接近、差别不小。公民基本生活状况是其中之一。比如,那些令人艳羡的西北欧国家,有“从摇篮到坟墓”的福利待遇。在一部比较世界几种医疗体制的纪录片里,一个美国人到巴黎的医院看病。事毕,看到“CASHIER”的牌子,便习惯性地把刚才填的一些单子递了进去。片刻,窗口推出来一笔钱。他吃惊道:这是干什幺?我是来交钱的。法国人说:你住的地方离医院有点远,这是给你回家的车费-----打的哦。那老美掩饰吃惊地问:法语cashier不是“收费”的意思?法国人说:有收费的意思,但是我们看病不用钱,所以医院的cashier是出纳。福利国家生活压力之与美国相比可想而知。

其实,美国社会一直有人呼吁政府提供社会福利。早在二十世纪之初,杰克•伦敦就在长篇小说《铁蹄》里讲过这个道理:富豪拿出钱来,以政府的名义发放社会福利,维持民众一定的生活水平和社会保障,看似让利,其实能减轻阶级冲突、稳定社会,实现既得财富的长治久安。但是,美国没有选择这条道路,而是在维持相当悬殊的贫富差距的同时,以增加就业、提高最低工资、硬性“平权”、加强法制等等方法,维持社会平稳运转。

美国不走福利国家之路大概还有一个政党历史的原因。我们看到,推行福利制度的欧洲社会民主党,前身与第三国际、第四国际颇有渊源,其理论先师是马克斯、恩格斯的弟子伯恩斯坦和考斯基。所以,人们一直在说:人家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……。但是,美国社会保守势力长期占据上风,对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研究不足,排斥有余。也许,这是美国内外政策常见失误的原因之一;也许,这是美国虽然贵为全球首富,却有四千万子民缺乏医疗保障的原因之一。

人类永远也发明不了十全十美的社会制度。每个国家的社会矛盾都在变化。那些国家曾经靠福利缩小了社会等级,保障了人民生活。但是民众的物质需求远比政府开支增加得快。为了执政,各党派无不以增加福利为号召争取选票,结果给国家财政造成不能承担之重。几十年的“包养”,又给造就了大批“吃福利”的懒人。使福利国家的经济长期陷在停滞不前的困境中。英国的例子很典型。幸赖北海油田有所拯救,许多没有大宗自然资源的西北欧国家,至今也找不到社会振兴的良方。

当然,通过医疗改革法案,并不意味着美国走向福利国家。这次的事只说明,社会均衡发展需要补课。美国的政府和法律,长期以牺牲贫民医疗等生活保障为代价,维持经济活力,有不够人道之嫌。

还是中山先生说的好,社会问题的重点是“不患寡,而患不均”。一个国家,在经济发展的初期,可以以一部分人利益的代价换取整体实力的提升。但是这种剥夺不宜持久。一待国力够强,就应利益均沾。鼓励国民努力工作的办法有很多,还是不要以饥寒馁病相威胁吧。就像一个家庭,有个人懒一点、笨一点,兄弟姐妹就不帮他了吗?

相关文章